分享:

F-35假扮殲20,不求最強,但求最像?

2022-07-08 09:47 中國航空新聞網 看航空 專欄

6月9日,美國空軍在美國內華達州內利斯空軍基地宣布,重建第65“入侵者”中隊(Aggressor Squadron,AGRS)。

美國空軍為這第三支“入侵者”中隊裝備了F-35A隱身戰斗機,其涂裝為獨特的深灰色和淺灰色——考慮到這支“入侵者”中隊的本職是模擬“假想敵”,那么這支中隊的F-35A隱身戰斗機是否是在模擬殲20上曾經涂裝的割裂迷彩,并且將在美空軍中承擔模擬殲20的任務?

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指揮官馬克·凱利(Mark Kelly)表示:“由于中國的第五代和正在發展中的第六代戰機,正對美國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今天我們必須在(美國)蘭利、埃爾門多夫、希爾、艾爾森以及今天的內利斯部署我們現役的第五代戰斗機,以模擬對手的五代機作戰能力。而且當我們確實需要模擬對手的第五代戰機時,這一任務必須交由‘入侵者’中隊專業地完成。”

隨歷史興廢的“入侵者”中隊

美國空軍“入侵者”中隊的出現始于20世紀70年代,但此后到1990年,美國空軍決定全面終止假想敵計劃,隨后第527、26、64、65“入侵者”中隊陸續撤編。

2003年,第64“入侵者”中隊重建,裝備F-16C Block32戰斗機;2005年重建的第65“入侵者”中隊則裝備F-15C/D。

在阿拉斯加艾爾森空軍基地部署的第18“入侵者”中隊,下圖為“紅旗”軍演時該中隊掛出的蘇聯國旗。

2007年,第18戰斗機中隊轉為第18“入侵者”中隊。不過,到了2014年,第65“入侵者”中隊就因為預算原因撤編。

直至近日,第65中隊再次重建。

上圖為2010年時第65“入侵者”中隊的F-15C正在與F-22“猛禽”展開訓練,當時F-15C的涂裝類似蘇-27。

私人空軍無法滿足的訓練需求

與這則新聞直接相關的是今年4月初,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通知德雷肯公司(Draken),將不再續簽2.8億美元的AdAirⅡ(adversary air)合同。該合同始于2015年,合同款項涵蓋了德雷肯公司將為美空軍提供在內利斯基地的“假想敵”訓練服務。

在既往推送中,我們曾關注過德雷肯公司等美國“私人空軍”海淘“二手”戰斗機,并以“空戰訓練外包服務”的形式為美軍和美國盟國的武裝力量提供“假想敵”訓練服務的情況。

德雷肯公司

是美國一眾“私人空軍”中機隊規模和實力整體較強的一家,裝備戰機超百架,機隊涵蓋“幻影”F1、南非“獵豹”、米格-21、A-4“天鷹”、MB-339、L-159、L-39和T-33等戰斗機、攻擊機和教練機多種機型。而德雷肯公司的一個重點服務對象便是上文新聞中的內華達州內利斯空軍基地。

2019年10月,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與7家公司簽署了總價值64億美元的“入侵者”服務合同。當時,美空戰司令部計劃在12個基地進行假想敵訓練,包括4萬小時的空戰和1萬小時的近距離空中支援訓練。

內利斯空軍基地

是美國空軍武器學校(USAF Weapons School,與美國海軍航空作戰發展中心,即俗稱TopGun對應的機構)的所在地,也是負責高級飛行員培訓的美國空軍作戰中心(USAF Warfare Center)的所在地,因此內利斯也被稱“戰斗機飛行員之家”。

同時,這里還曾舉辦“紅旗”聯合軍演、近距離空中支援等演習活動,更是美國空軍第64“入侵者”中隊和其他空戰訓練部隊的所在地——因此在美空軍內部,內利斯空軍基地也被稱為“入侵者國度”。

美國空軍的“雷鳥”飛行表演隊就隸屬于美國空軍作戰中心,而美國空軍作戰中心與美國空軍武器學校則都隸屬于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

F-117時常“光臨”內利斯空軍基地上空。圖為2021年“紅旗”21-3軍演期間的F-117,想必是在演習中扮演假想敵隱身機。

在內利斯,美國空軍武器學校、“紅旗”軍演和常規飛行測試部隊每年會進行超過9000架次的對抗演習。對抗演習中自然少不了陪練的“假想敵”,多年以來德雷肯公司這家私人承包商的飛機“每天飛行10-16架次”(也有消息稱每天為20余架次),為美空軍提供“假想敵”訓練服務。所以,美國空軍不再續簽德雷肯在內利斯的服務合同意味著將發生巨大的需求缺口。

那么美國空軍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雖然德雷肯公司的業務已經拓展到了歐洲等地區,但這次丟掉美國空軍這個大客戶,還是直接導致了上百名員工丟掉其工作。

“內利斯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我們決定必須專注于更高端的威脅,進行高端空戰訓練,而唯一能夠模擬敵方對等戰機的就是F-35。”

來自第65“入侵者”中隊的上級單位,第57作戰大隊(57 OG)指揮官斯科特·米爾斯(Scott Mills)的發言道出了德雷肯之所以在內利斯“出局”、美空軍要以F-35A來重建第65“入侵者”中隊的緣由——簡而言之,如今美國“私人空軍”所提供的假想敵服務已經無法滿足美國空軍的高端需求了。

20世紀80年代的第65“入侵者”中隊曾裝備F-5E來模擬米格21等華約組織戰斗機。

一支專注模擬中國的假想敵部隊

米爾斯明確表示,“入侵者”中隊本身是一個龐大的假想敵專家集團,主要關注俄羅斯和中國。其中,第65“入侵者”中隊將專注模擬中國,“我們將模擬其條令、訓練和作戰能力。”

之所以為這支“入侵者”中隊配備F-35,就是為了訓練美國空軍飛行員要具備對抗隱身戰斗機的能力。

重建第65“入侵者”中隊并為其部署了F-35A,對內利斯空軍基地而言無疑是件大事。

未來第65“入侵者”中隊將重點保障美國空軍武器學校進行五代機對抗訓練,并將扮演“紅旗”軍演中的假想敵角色。

目前美國空軍的另兩支“入侵者”中隊分別是第64“入侵者”中隊和第18“入侵者”中隊。其中第64“入侵者”中隊也部署在內利斯基地,第18“入侵者”中隊則部署在阿拉斯加艾爾森空軍基地,它們配備的戰斗機是F-16C/D。

對比下,裝備了F-35的第65假想敵中隊顯然將在“假想敵”能力上得到顯著提升。

第64“入侵者”中隊的F-16C Block 42,綽號“幽靈”。

2014年“紅旗”軍演期間,內利斯空軍基地,第64“入侵者”中隊的飛行員頭盔。

下了“血本”的舊機

不過第65“入侵者”中隊配備的F-35A并不是最新的F-35A,而是早期生產的——有的是在2013年交付第422測試和評估中隊(TES)的(同樣部署在內利斯),有的是從佛羅里達州艾格林空軍基地替換下來的、曾用于飛行員訓練的“不具備作戰能力”的F-35A。

簡而言之,目前計劃編入第65“入侵者”中隊的F-35A都是早期生產的老型號,不具備當前新機F-35A Block 3(能力包)和即將推出的Block 4上所具有的一系列功能。

這些早期生產的F-35A主要用于測試和評估,目前機身壽命依然充足,不過因為其配備的Block 2航電設備和軟件包較為陳舊,無法升級到全面作戰能力。

對此,一個能夠自圓其說的解釋是假想敵部隊的慣例與模式是“不求最新最強,但求最像”。

“入侵者”中隊的任務重點是經過專門的學術和戰術訓練后,使其飛行員能夠像假想敵一樣飛行和戰斗(達到模擬敵方第五代戰斗機的效果),而非力求駕駛最新銳的戰機。

但即便是“兄弟單位”轉讓的“二手”F-35A,其飛行成本依然高企。根據2019年的數據,F-35A的每飛行小時成本(CPFH)為4.4萬美元(一些數據稱5萬美元),2021年這一數據則為3.8萬美元。即便洛馬公司已經“承諾”將在2023財年將CPFH下降到3萬美元,但依舊高于F-16的2.5萬美元。

一些評論認為,即便內利斯空軍基地駐扎著2支“入侵者”中隊,但美國的假想敵訓練需求依然存在巨大的缺口。未來美國空軍很可能還會考慮買供應商的服務,也許裝備二手F-16、F-15等四代機的諸多“私人空軍”會在兩、三年后重返內利斯。

基于這筆經濟賬,可以肯定的是在預算基本不變的前提下,第65“入侵者”中隊所能提供的飛行小時數和飛行架次肯定要小于第64“入侵者”中隊或者德雷肯公司等承包商們。

美國海軍中也有著與美空軍類似的“入侵者”中隊,專職模擬假想敵。

更何況當前美軍F-35機隊還面臨著缺“心”(備用發動機不足)問題,以及F135發動機的成本、可靠性、維護大修周期長和供應有限等一系列問題。不過即便如此,美國空軍依然決定不惜消耗昂貴的F-35A戰斗機的壽命來練兵,背后的含義不言自明。

責任編輯:王慧